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市场分析

莫言得诺奖后陌生人找我借钱买房

2019-03-30 17:49:59

不管莫言愿不愿意,当他和另一位诺奖得主库切碰面的时候,话题自然绕不过诺奖,所以莫言不得不“冒着风险附和”,对于诺奖莫言可以说又爱又恨,他甚至说:“如果你恨哪个作家,就造个谣,说他是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

昨日,第二届“中国——澳大利亚文学论坛”在北京的中国现代文学馆开幕,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为活动致辞。出席活动的还有中国作家莫言、刘震云、李敬泽、李洱等;澳大利亚作家J.M.库切、布莱恩·卡斯特罗等。

昨日重磅戏是两大诺奖得主莫言和库切以“诺贝尔文学奖及其意义”的演讲切磋,两人对于诺奖不同美臀图片的观点也碰撞出火花。蒋方舟在现场听过后总结:“同样谈诺奖话题,库切谈诺奖审美标准的变化,很酷很简洁。莫言老师的发言可以概括为:莫骂我,我也不想得奖来着。我只是一个热爱写作的孩子。”

首次长谈对诺奖看法

“库切希望谈,我冒着风险附和”

论坛上,莫言接过话筒,这是他领奖后首次当众长篇发表自己对诺奖的看法。但是这并非他情愿的一件事。“如果让我自己选择,我绝对不会选和诺贝尔文学奖有关的题目,但是库切先生希望谈论这个话题,我冒着风险附和。”他称,诺奖在世界是一个话题,在中国又是一个话题,起初自己还愿意表达自己的看法,渐渐这便成了闹剧,变成了无论怎样回答都要挨骂的问题。关于鲁迅拒绝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事,莫言评价:“我辈确实缺少鲁迅那样的骨气。”

莫言称自己和诺贝尔文学奖产生联系是在1994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先生,他在瑞典学院的演讲中提到莫言的名字,知道这个消息后,莫言称确实很高兴,但冷静一想这个事几乎是幻觉,因为莫言深知自己的作品无论是从量上还是质上都相差甚远,后来,大江健三郎在中国的数次演讲中又谈到了莫言是有资格获奖的中国作家之一,莫言想这也是媒体经常把自己和诺贝尔文学奖捆绑在一起的主要原因。这也让莫言很烦恼。所以,莫言公开表示,“如果你跟哪个作家有仇,就造一个谣,说他是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

透露获奖轶事

“瑞典王后读过我的作品”

“瑞典学院评价标准是文学标准,没有我们想象那样,没有哪一类作家可以获奖,他们是看作品不看人。我的得奖充分证明了这点。”莫言谈了去瑞典的细节,他发现对诺奖的评判不只是来自评委,还来自社会各个阶层。“我记得和瑞典的国王王后在王宫里吃饭的时候,王后亲自对我说,她在十几年前就开始阅读我的作品,最早读的法文、后来读了英文、西班牙文,王后精通六门语言,上到王宫,下到百姓,评奖建立在反复阅读上,不是心血来潮的产物。”

莫言称,有关诺奖诸多传言都是一厢情愿的虚构,去年八月,西方两家著名博彩网站立博和优胜客公布诺奖赔率。“我与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先生分列第一和第二,这让每年晚些时候才会发作的诺奖综合征提前到来,我在北京不堪其扰,和家人躲回高密,没想到高密也不是世外桃源,随着开奖日期的渐进,各种传闻和谣言也是笙箫日上。

诺奖带来的烦恼

“想不到还有这么多人恨我”

莫言称,自己当时心烦意乱,“想不到竟然还有这么多人恨我。这就是诺贝尔文学奖被曲解的意义,诺奖犹如一面镜子,照出了世态人情。照出了真正的我,以及被哈哈镜扭曲的我。最后拿到诺奖,我当然很高兴,我当然知道,有人不会高兴。当今世界再也不会产生一个让全世界称赞的作者。”

最后,莫言斩钉截铁地说:“不管我配不配,我确实是胸器妹一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我能做的事就是尽快回到书桌前写出好的作品。这是一个作家对社会最好的发言和回报,据说2013年的诺奖提名已经结束,接下来,瑞典学院的5位院士将从两百多名提名作家中,选出小名单让其他院士阅读他们的作品,再过六个月,新的诺奖得主就会出炉,到了那个时候估计就没人理我了,我期待。”

被诺奖改变的生活

“亲戚朋友陌生人都找我帮忙”

莫言在现场提到,“诺奖改变作家的生活,不是坏事也不是什么好事。”他透露,得奖之后是否改变自己的行事风格是一个难题,“我得奖之后,就有亲戚朋友来找我,希望我帮他们孩子找工作、让我帮他们打官司,也有素不相识的人写信来借钱,帮他们买房子,帮他们治病。也有人希望我用诺奖得主身份发言,改变一切弊端。”

莫言表示,这是两难选择,“如果我帮了你找工作,势必挤掉别的孩子的工作,如果我给了你钱,你会感激我,势必让其他人骂。我利用名声,帮你看病,势必影响后面的病人,我发声,我处处摆出诺奖嘴脸,别人不厌恶,我也会害臊。”

库切:我非常同情莫言

昨日和莫言对谈的是库切,他是2003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代表作有《耻》《等待野蛮人》和《国家中心》。下午3时,库切率先发言。“就我所知,全世界都深知的奖项就是诺贝尔奖。为何诺奖有这样的地位,其中一个原因是存在时间长,而且奖金很丰厚,是瑞典国王亲自颁发,典礼也是如诗如画,各国电视台广泛转播,但这也不能解释冷艳为何是终极嘉奖。”

库切称,台上的他和莫言经历了诺奖,是比较了解程序的,有立场思考,诺奖突出的地位与诺奖人为的不完美的甄选方式。他强调,自己不是批评诺奖基金会。只是想讲一下自己理解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定的参考标准。他称诺贝尔文学奖是要颁给“表现出了理想主义倾向,并有最优秀作品的人”。瑞典皇家学院评定谁来得奖,而评定的过程是闭门进行,“我觉得所谓表现出了理想主义倾向,并有最优秀作品这一标准让学院很头疼。讨论作品的倾向意义在哪里?瑞典皇家学院要多严格去遵守?”

他说:“甄选诺奖得主是瑞典皇家学院一个很脆弱的机构来完成,他们无记名投票,进行这个选择的是人。”

库切和莫言的演讲角度不尽相同,交流很少。在快结束时,被读者问起最近频繁出现在公众场合的莫言表示很无奈,“10场活动我最多答应1次,这样你都觉得频繁。”莫言称自己确实想尽快回到书桌前安静写作,连这个活动也不愿意参加。库切接过话,“我非常同情莫言先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