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市场

京剧霸王别姬再登舞台传统精髓贯穿始终

2018-06-08 11:34:39

继承传统精髓,是昨晚《霸王别姬》的一大特点。《霸王别姬》的精髓是什么?崔伟告诉

京剧霸王别姬再登舞台传统精髓贯穿始终

,作为一出公认的经典之作,它不仅是一个历史故事,也不仅是一曲爱情悲歌;它表达的是悲剧命运之下人物的优美情感和人生况味,因此有了思想和内容上的高度。

与此同时,《霸王别姬》浓缩了京剧表演艺术和京剧表演艺术大师的创造精神和创造成果,展现了京剧之美和大师之美,这正是京剧艺术的价值所在。比如剧中虞姬头上戴的如意冠和身上穿的鱼鳞甲,都是梅兰芳独创的,在中国传统古典美之外又多了一分飒爽英姿;而虞姬的许多表演和唱腔,更是梅兰芳在当时环境下极具时代感的艺术创造,把艺术和情感相结合,演出了人物和流派的神韵,让观众感动又沉醉。

而项羽这个人物的成功,则要归功于当年杨小楼的诸多创造。崔伟说,在上世纪初叶,京剧演出的环境很杂乱,很多演员是不讲究精细的。但杨小楼做到了——“枪挑了汉营中数员上将”的英勇、帐中饮酒时的烦闷、和虞姬一搭手的情感和身段,他都做了细致的研究和展现,成就了经典。最典型的例子是“力拔山兮气盖世”那一段,最早的设计是坐着唱,人没法做动作,表演空间也就受到限制。杨小楼花了很多心思,最后终于想出一个动作:一声叹气之后把酒杯一扔,人自然而然就站起来,走到桌前,手扶剑把,这时再唱,英雄末路的悲怆凄凉就全都有了。

而所有这些精髓,都在昨晚的演出中贯穿始终。

展现符合时代精神的新面貌

然而,如果把传统老戏完全按照老样子照搬上舞台,那是对经典的一种不尊重。因为每个经典剧目都有时代的痕迹,有精华,也有不适应当今观众的讲述方式和格局。实际上,当年造成《霸王别姬》越演越短、越演越单薄、到最后只剩“别姬”一折的重要原因,就是剧情不紧凑,舞台展示不集中。因为当时的剧场气氛很杂乱,扔手巾,嗑瓜子,什么都有,角儿们都要到最后才上场,所以前面的剧情主要起铺垫气氛的作用,而当年《霸王别姬》的剧本就是顺应这样的演出要求而编写的。

在崔伟看来,昨晚上演的《霸王别姬》的最大贡献,就是在剧本整理和呈现上做了非常有意义的艺术开拓,使得全剧有了新的面貌和样式。崔伟曾经应邀多次来上海参加编导组的专家研讨会,也看过去年12月21日该剧在天蟾逸夫舞台的预演,深知上海京剧院在此次复排中经历的曲折与艰难。他告诉,一开始的改编增加了很多故事背景和人物历史评价方面的内容,但后来考虑到如果把重心放在还原历史故事上,有违观众对这出戏的认知与期待,所以做了调整,仍然以项羽和虞姬的情感为重点,同时做到了历史背景和史实的相对完整,“解决了半个世纪以来,前人没能很好解决的历史故事和表演艺术的这对矛盾”。值得一提的是,在注重内容完整性的同时,编导组还在预演之后听取多方意见,为多名配角增加了戏份,比如钟离昧,原先只有一句台词,现在增加了开打,而韩信也在最后《乌江自刎》一场中重新上场,指挥搜捕项羽。这些改动一方面丰满了人物性格,同时让演员有戏演,观众有戏看。

尚长荣虽然只出现在《别姬》一折,但他无疑是昨晚舞台上最大的亮点。崔伟说,自大武生杨小楼之后,霸王几乎都由花脸来扮演,而尚长荣无疑是《霸王别姬》产生以来“最生动、最打动人的花脸霸王”。除了雄武之外,尚长荣更演出了项羽的深情和悲壮,既展现了自己坚实的花脸艺术功底,又让观众看到了他一贯追求和擅长的刻画人物的功力,把一个在历史沧桑推动下末路英雄的悲剧感表现得入木三分。

邵岭

宝马汽车维修价目
北京奥迪汽车保养中心
职业装定做款式
家暴如何起诉离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