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高端访谈

金融对外开放提速资本项目可兑换凝聚共识

2018-06-07 07:41:59

章文贡

未来5到10年,美国、欧盟、中国三大经济体,谁的风险最大?

从2012年的GDP增长率看,这个问题似乎很好回答。2012年,中国GDP增速高达7.8%,美国GDP增速2.2%,而欧盟GDP增速-0.5%。

“未来风险、不确定性最多的经济体应该是中国。”耶鲁大学教授却给出了这个出人意料的答案。陈志武认为,中国正处于欣欣向荣的时期,真正面对问题的时间可能离现在还会有1到2年。

陈志武的这个判断,引发了近日2013论坛上的一场辩论。人民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在该论坛上表示:“如果是‘不确定’,我有一部分同意,大家同意的面也会相对广一些;如果说是‘风险’,我基本不同意。”

有意思的是,陈志武和盛松成二人在对推进中国金融业进一步改革开放上,却高度一致。二人均认为,中国的资本项目应该进一步开放。

人民银行行长在6月29日也公开表示,本世纪以来,随着国力增强以及利率、、国有银行和改革的深化,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条件越来越成熟。在新形势下,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进程会有所提速。

分歧:中国经济风险高?

“在我看来,未来5年到10年,把美国、欧盟和中国三大经济体做一个比较,风险最小的经济体是美国,其次是欧盟,未来风险、不确定性最多的经济体应该是中国。”在刚刚召开的2013陆家嘴论坛上,陈志武表示。

美国当前经济已经呈现复苏迹象,风险较小容易理解,但为何欧盟未来的经济风险比中国还要低一些?

陈志武解释称,过去三四年,欧盟国家方方面面的问题、风险,透明得不能再透明了。“不管什么阶层、什么群体的欧洲人已经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所以他们接受挑战,要解决问题的决心已经大到无法再大的程度。”而反观中国,陈志武认为,中国正处于欣欣向荣的时期,真正面对问题的时间可能离现在还会有1到2年。

在盛松成看来,陈志武的判断值得商榷。其一,中国经济基本面。“GDP,人家给我们调到7.5%都说低了,欧美达不到我们的一半。”其二,中国的改革开放红利非常大。中国几十年来取得的成果就是靠改革开放。几项比较重大的改革开放政策出来后,各方面的经济社会指标马上上去。

“我们现在改革开放的潜力还是非常大的。”盛松成认为,相对所面临的不确定性,改革开放的潜力、红利要大得多。

与此同时,盛松成还称,中国有不少方面的透明度应该增加,这对于市场的预期、风险的减少是很有利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主张对资本项目的开放,应该也能够有一个大致的时间表、操作表,这也有利于市场的预期,有利于改革能量的释放,有利于不确定的风险的减少。”

共识:资本账户开放

殊途同归,尽管对当下中国经济面临风险的判断存在分歧,但在改革开放上,两人的观点高度一致。

具体而言,陈志武认为,账户应进一步开放。“从企业角度来讲必要性非常高、非常具体。”再具体到中国家庭和个人层面,也非常有必要在、投资方面做更多的放开,有更宽的空间、通道能够走出去。

美联储数据显示,2007年至2010年金融危机冲击高峰期,美国中等收入家庭财富在这三年间平均缩水39%。收入最高、最富的1/10美国家庭,财富平均增长2%。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差异?

陈志武解释称,中等收入家庭的财富基本上都放在房地产上。2007年至2010年,房地产价格猛跌,中等收入家庭首当其冲。反观中国家庭,可选择的理财空间较小,除了房地产之外鲜有地方可投资。“未来中国经济和房地产市场出现下行,中国的家庭首先会受到冲击。应该帮助中国家庭减少风险,办法就是提供境内外更多的投资渠道和选择。 ”

盛松成也赞成资本账户开放,他还提出了三个观点:我国处于资本账户开放的战略机遇期;我国开放资本账户总体利大于弊;提出“三步走”的资本账户开放战略构想。

对于一国的资本项目可兑换,学界曾提出过四大条件,即稳定、金融监管完善、储备充足、金融机构稳健。

从我国情况看,十年来,我国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发展,综合实力显著增强;调控的能力和水平也有新的提升,取得显著成效;以银行业为主体的金融机构改革取得重要突破;金融市场广度和深度不断拓展;利率市场化改革向前推进,形成机制更加完善。

建议“三步走”

对于中国的资本项目可兑换,有学者担忧,可兑换后,可能出现外汇大规模流出,对国内经济金融稳定带来风险和冲击。此外,亦有部分学者认为,利率、汇率改革和资本账户开放必须“先内后外”

金融对外开放提速资本项目可兑换凝聚共识

,否则将形成巨大风险。

针对第一个担忧,盛松成表示,美国量化宽松政策(QE)可能提前退出,不少新兴市场国家面临资本流出的压力,但据观察,中国基本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长期内我国主要面临的是外资流入的压力,而不是流出的压力。”

针对第二个担忧,盛松成认为,中国的利率、汇率、资本账户开放,并没有固定的先后顺序,而是成熟一项开放一项,应该是协调推进、相互促进的关系。实际上,在中国如果一定要搞“先内后外”,那是一种非常理想化的设计。“不适合中国的国情”。

盛松成举例称,中国上世纪90年代中期,曾经引入外资进入金融机构。当时有一种说法叫“狼来了”,那么多的外资金融机构如果进入,对中国的金融冲击非常大。甚至有人认为,中国的金融可能面临全面破产的境地。但最终的结果是,中资金融机构“与狼共舞”,不仅没有被狼吃掉,而且越做越大,质量、数量都成为世界上最强的金融体系之一。

此外,优化资本账户各子项目的开放次序,是资本账户开放成功的基本条件。一般原则是“先流入后流出、先长期后短期、先直接后间接、先机构后个人”。

盛松成提出的“三步走”的资本账户开放战略,具体步骤是先推行预期收益最大的改革,后推行最具风险的改革;先推进增量改革,渐进推进存量改革。

短期安排(1年~3年),放松有真实交易背景的直接投资管制,鼓励企业“走出去”;中期安排(3年~5年),放松有真实贸易背景的商业信贷管制,助推人民币国际化;长期安排(5年~10年),加强金融市场建设,先开放流入后开放流出,依次审慎开放不动产、股票及债券交易,逐步以价格型管理替代数量型管制。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的解答
夏天汽车水温过高容易损伤发动机
北京汽车保养维护排行榜
汽车保养四个要点须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